个人介绍
历史上的美男与丑男 胡中行


       美和丑作为两个对立面,存在了也困扰了人们很多年,没有人甘心拒绝美的事物。因为一直以来人们都在试图追求完美。而与美相悖的东西便成为人们鄙弃的对象。当然,主观上完全可以理解。但美和丑是相对的,脱离了丑的陪衬美也边的毫无特色可言。美是不可以独立纯在的。世上并不缺乏美,而是缺少发现,不是所有美都象花瓶有着惊艳的外表。本课程主要通过介绍历史上的几位美男与丑男的生平来阐释美丑。

教师团队

胡中行 副教授

单位:复旦大学 , 文学系

职位:教授

美与丑的关系

美与丑是对立的。美是对人的本质力量的肯定,丑则是对人的本质力量的否定;美是肯定性的生活内容的体现,丑是否定性的生活内容的体现;美是真善的统一,丑是真善的否定或分裂;美令人喜悦,丑令人厌恶。总之,美是一种正价值,丑是一种负价值。但是,美总是在同丑的比较中存在着。美与丑也会互相转化。现实中的丑经过审美处理还可以转化为艺术美。因此,丑也应成为美学研究的对象。

美是存在于审美者大脑中的,美就是美感。美感和丑感一样,都是审美感受。如果美不过是一种感觉,那些被冠名为“美的事物”身上具有的能让人感觉到美的事物是什么呢? 是形象,同一个形象有可能激发美感,也有可能激发丑感。有些人认为美的事物在有些人眼里是丑陋的,有些人认为丑陋的事物在有些人眼里是美丽的。形象激发美感的情况不是永恒的,激发丑感的现象也不是不变的。形象与审美感受的联系不是绝对的。 存在于事物身上、名叫“美”的事物是不存在的,人们平常所说的“事物的美”是指激发了美感的形象。人们之所以看到事物身上有“美”是由于人们在审美的时候只注意事物的形象,没注意内心产生的美感,当形象伴随美感出现在大脑中时,就觉得这种形象与没有激发美感的形象有所不同,像是多了件叫美的事物。美感是大脑受到形象的刺激时处于的一种积极状态或产生的某种化学物质,丑感是大脑受到形象的刺激时处于的一种消极状态或产生的某种化学物质。美感与丑感都只出现在大脑内部。 人类并不能命令自己觉得某件事情很美或很丑。人类的基因决定了大脑的结构,决定了一些功能,还可能决定了人类在审美方面的偏好,使人一出生就在审美方面表现出某种倾向。审美观也会影响大脑产生审美感受的过程,如一些一质朴为美的人看不惯花俏的装扮,而一些以花俏为美的人则觉得朴素土气,以此为丑。  

中国历史上的四大美男

潘安——天下第一美男

潘安即西晋文学家潘岳。潘安之名始于杜甫《花底》诗“恐是潘安县,堪留卫玠车。”后世遂以潘安称焉。岳字安仁,今河南中牟人,美姿仪,少以才名闻世,岳二十岁,时晋武帝躬耕藉田,岳作赋以美其事,洒洒千言,辞藻优美,为众所疾,遂十年不得升迁。岳三十余岁出为河阳县令,令全县种桃花,遂有“河阳一县花”之典故。岳在任上有政绩,太傅杨骏引岳为太傅主簿。骏被诛,岳除名。岳性轻躁,趋于世利,与石崇等谄事贾谧,每候其出,辄望尘而拜。与石崇、陆机、刘琨、左思并为“贾谧二十四友”岳为其首。赵王伦篡位,孙秀专政,遇害夷三族。

虽说有那么多美女成天追着他,潘安却一点都不为所动。在对待妻子这一点上,潘安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好丈夫。潘安的妻子出身名门望族,比潘安家的门第要高,两人算不上门当户对。因为潘安既是美男又是才子,潘安的妻子倒也愿意下嫁给他。潘安对他老婆是痴情得很,非但老婆在世的时候绝不出去拈花惹草,老婆死后,他还念念不忘。在妻子过世了一年之后,他写了三首《悼亡诗》。在中国文学史上,这三首《悼亡诗》是具有开创意义的。因为当时妇女的地位很低,在潘安的《悼亡诗》之前,几乎没有出现过怀念妻子的作品。潘安的文章也写得很好,喜欢写哀诔之文,可以说是个忧郁的美男作家。

宋玉

宋玉,又名子渊,相传他是屈原的学生。汉族,战国时鄢(今襄樊宜城)人。生于屈原之后,或曰是屈原弟子。曾事楚顷襄王。好辞赋,为屈原之后辞赋家,与唐勒、景差齐名。相传所作辞赋甚多,《汉书·卷三十·艺文志第十》录有赋16篇,今多亡佚。流传作品有《九辨》、《风赋》、《高唐赋》、《登徒子好色赋》等,但后3篇有人怀疑不是他所作。所谓“下里巴人”、“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的典故皆他而来。 战国后期楚国辞赋作家。

宋玉不但漂亮,而且才华卓越,让许多女性心驰神往。宋玉并非徒有其表,在文学史上,宋玉创造了好几个第一。他是第一个写悲秋的,也第一个写女性的。他对女性经典性的描述,对后世曹植等人影响非常大。宋玉《神女赋》中的神女,体现了先秦女性美的观念,她在汉民族集体意识中积淀为一个具有永久生命力的原型,从曹植一直到曹雪芹,每当文人欲表达女性的美艳时,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回溯到这个原型。宋玉名篇《神女赋》和《高唐赋》把巫山的女神(巫山神女)的美貌描述得让后人垂涎了几千年。他留存下来的作品共16篇,其中《九辩》确信为他所作。

关于宋玉身世的记载并不多。只知道他出生于贫寒之家,为了谋求政治上的出路,曾经到过楚国的京城,在楚王的身边做了文学侍从,据说也一度受到楚王的赏识。但宋玉实际上不善为官的,不合于时,最后还是离开了朝廷,重归乡野,带着满腔的遗憾走完了人生。

兰陵王——面具后的悲情王子

兰陵王名高长恭(公元541年- 573年),又名高孝瓘,北齐大将,世称兰陵王,骁勇善战。他前后因各项战功被封为巨鹿郡、长乐郡、乐平郡、高阳郡等郡公。封藩徐州兰陵郡。据说因为面相太柔美不足威赫敌人,每每打仗都要带上狰狞的面具。最著名的一次是救援洛阳,他带领五百骑士,冲过周军重重包围,突入洛阳城下,城上齐兵认不出谁来了,怀疑是敌人的计谋,兰陵王摘下盔胄示之以面容,城上军心大振,很快敌人被迫撤走。为庆祝胜利武士们编了《兰陵王入阵曲》戴着面具边跳边歌。

兰陵王的父亲是北齐神武帝高欢的长子文襄帝高澄,而母亲却连个姓氏也没有,这使得他的身世变得扑朔迷离。《北齐书》中记载:“兰陵武王长恭,一名孝瓘,文襄第四子也。”又记载文襄六男中:“文敬元皇后生河间王孝琬,宋氏生河南王孝瑜,王氏生广宁王孝珩,兰陵王长恭不得母氏姓,陈氏生安德王延宗,燕氏生渔阳王绍信。”

兰陵王半生戎马,战功赫赫。可这给他带来荣耀的同时,也带来了厄运。邙山大捷后,后主高纬问他:“入阵太深,失利悔无所及。”对曰:“家事亲切,不觉遂然。”高纬猜忌拥有兵权的兰陵王是否想取而代之,想把“国事”变成“家事”,开始有所忌讳。兰陵王察觉皇上对他的敌意,便开始收受他人贿赂希望以此保全性命(爱财的人不爱权),后又听从别人建议称病对朝政退避三舍。可就是如此小心谨慎,兰陵王依然没有躲过被赐死的命运。

卫玠

卫玠(286年—312年6月20日),字叔宝,生于西晋武帝太康七年(286年),卒于怀帝永嘉六年(312年)。河东安邑(今山西夏县)人,中国古代十大美男子之一。他是魏晋之际继何晏、王弼之后的著名的清谈名士和玄学家,初任太傅西阁祭酒,后任太子洗马。

卫玠出身于名门世家。祖父是西晋权臣卫瓘,曾经斩杀过邓艾。卫玠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出落得秀美动人。这个小少爷坐敞篷车到洛阳市区闲逛时,看见他的人都感叹这孩子是个“璧人”,招呼亲朋好友来夹道观摩,据《晋史》说“观之者倾都。”成人以后,更是饱受夸奖,有人说他像雨一样圆润,又有人说跟他走在一起,仿佛身边有一颗明珠,把自己映衬得像个猪头。光是俊美,还不足以构成一、个偶像明星。晋朝人不像现代人那样迷恋流行歌曲,他们崇尚清谈,所以晋朝的偶像一定要会夸夸其谈。卫玠很会谈天,说得非常动听,而且似乎有和别人畅谈人生哲理的瘾。但他的身体非常虚弱,是古代病才子的典型,话说多了都能病倒。他母亲为他的身体担忧,不许他和人随意聊天。碰到特别隆重的日子,大家凑在一起,恭请他破例发言,他俯顺众情,当以通说,听众无不欢喜赞叹。名士琅邪王澄,也是个谈玄说道的高手,听到卫玠一通侃侃而谈,就当场“叹息绝倒”。

参考教材



提示框